第1006章 体系优势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3539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3 03:53:37

甚至赵公子和江总裁,都没特意关注这个事儿。

彼时,赵昊正在进行他的江南亲善之旅。江总裁更是忙着给各家公司轮流开会,落实集团一五计划,哪顾得上寻思这种有的没的事儿?

仅仅是靠他们为江南银行架构的新体系,靠风控部门的正常工作,就按部就班的从蛛丝马迹中发现了端倪。然后一套流程走下来,就已经把对方的来路意图、可能采取的手段,全都搞得一清二楚了。

虽然一时间,董事们也说不出为什么来,但他们就是觉得这可比,赵公子或者江总裁灵光一闪、见微知著发现有人要捣鬼可怕多了。

居然仅仅通过体系的力量,就能让宋大掌柜的手段无所遁形。这难道这就是科学的神奇?也太牛伯夷了吧……

江雪迎却比他们的体会深得多。因为她是赵昊在集团的代理人和管家婆,赵公子自然要为她指点迷津了。

兄长跟她反复说过,公司领导者应该把最主要的精力,放在体系建设上。好的体系可以发挥

出所有人的力量,让一百个凡人战胜一个超人。

领先的体系非但可以在竞争中形成代差,让公司在很长时间里大幅度领先。还能同化追赶者,让这个世界不知不觉就变成你想要的形状……

所以宋啸鸣和恒通记,乃至所有的钱庄银号,都注定要被江南银行扫到历史的垃圾堆去的。

任那宋大掌柜如虎如龙,在历史级别的代差面前,也只能变成被科学巨轮碾碎的可怜虫……

会议室中,董事们唏嘘一阵,对赵公子的敬畏、对集团的忠诚又加深不少。

~~

其实,赵昊之所以在江南银行改制之初,就无比注重风险管理。除了有货币银行学的底子外,还有很重要一点,是来自赵立本的提醒。

去岁,江南银行开业前,老爷子听说他要存款免费,还要付息,吓得从扬州连夜赶到苏州,提醒他这是在断人家生路,当心遭到四大钱庄的报复。

赵昊虽然嘴上不在乎,却对爷爷的话十分重视。但只有千日做贼、哪有千日防贼的道里?对手何时动手,如何动手都是未知数,他也不能整天钉在银行里。便精心设计了这套风控系统来自动预警。

没想到效果还不错,真就捕捉到了对手的行动。

对拥有大预言术的赵公子来说,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儿。通过风控部门提供的讯息,他很轻松就能判断出,对方会对江南银行在山东的几家分行下手。

首先,江南银行目前的分行,仅限于江南、运河沿岸和北京。他谅漕运集团也不敢在江南造次。

至于北京,有西山公司在,他们得好好掂量掂量。再说在京师闹出事儿来,谁也讨不到好。

所以对手只能把爆破点放在远离江南和京师以外的地方,山东自然是最好选择了。

但赵公子也没料到,对手居然狗怂狗怂的,选择了紧挨着山东的徐州下手。可能因为徐州是凤阳巡抚的辖区,属于漕运集团的传统势力范围,出了事儿好擦屁股吧。

不过也没差,无非就是再欠个人情罢了。

“不过总裁,我们的银子到位了吗?”众董事巴巴望着江雪迎。

江雪迎点点头,语调轻松的对众人道:“按照之前的决议,我们已将江南银行的库存银一千万两,通过两次海运,秘密运送抵京,又借助新任河道总理潘中丞的掩护,将银子运到了济宁。”

河道总理衙门的驻地在山东济宁,济宁也是大运河畔的重镇,当然也有江南银行的分号了。

一千万两银子用马车要拉四五百车,但用四百料的沙船,也就是四船的事儿,这就是水运的强大之处。

四条船混在潘季驯上任的船队里,沿大运河一路南下,漕运衙门的人敢查不成?

事实上那帮人完全蒙在鼓里,根本不知道这么多银子,不声不响早就到了济宁。

“为了争取时间,我在会前就让人传信给济宁分行,调拨三船银子去徐州。”江雪迎对众人歉意道:“时间紧迫,没来得及跟诸位商量。”

“总裁哪里话,你是江南银行的行长,再说事有从权嘛。”董事们自然好说话的很。

“是啊,这已经过去一天了,得抓紧一切时间!”华伯贞有些吃不准,问江雪迎道:“来得及吗?”

“明天信鸽就能到济宁了。”江雪迎掐指算道:“济宁和徐州相距三百里,但运河水路畅通,银子应该两天时间就能到徐州。”

顿一顿,她又道:“另外,为了防止意外,我还让济宁的余行长,持信去找潘中丞,请他老人家务必派兵护送一程。”

“要得,潘中丞亲自护送都应该。”华伯贞这才放心笑道:“咱们为啥和西山公司,在北京合伙开水泥厂,不就是为了给他烧水泥吗?”

“哈哈哈。”王梦祥也高兴的拢须笑道:“莫非公子连这一步都算到了。”

“那是肯定的,不然公子为啥对潘中丞,比对自己亲爹还好?”王世懋凑趣笑道:“老潘家十几个孩子,都在玉峰书院里头读书,他哥哥还是副院长。可见,公子早就对潘中丞下手了。”

“哈哈哈!”会议室里笑声阵阵,气氛十分欢畅。任凭那宋大掌柜想破脑袋,也想不到江南集团为了保险起见,居然把几乎所有的库存银,都一股脑运到了北边。

更气人的是,其中自然也包括,宋大掌柜让人存的那些。

什么?南边怎么办?南边根本不用办……

赵公子虽然确实没多少现银,但他身边的土豪多啊。根本用不着向陆家顾家之类的开口,华家和王梦祥凑一凑,就能给他凑出个两三千万两来。

何况这两家还一直欲求不满,嫌买到的可转债太少。赵昊便让他们私下里吃了个痛快,向两家定向发行了五百万两的一年期可转债,另外还预约了一千万两的可用额度,以备不时之需。

其实这些钱,也主要是用来继续收购丝绸的。说实话,赵昊不信有人敢在江南,对江南人自己的银行下手。

那赵公子真是有一百种方法弄死你了……

~~

待到众人笑完了,江雪迎才把俏脸一沉,面罩寒霜道:“这次找诸位来的主要目的,并非只是通告此事!”

“总裁请讲。”众人也赶忙敛住笑容,正襟危坐。

“这次我们带着最大的善意北上,却遭到漕运集团如此的羞辱——他们居然非但不领情,还想要置我们江南集团于死地!”江雪迎拍一下桌子,冷声娇叱道:“他们知道‘死’字怎么写吗?!”

“很明显不知道!”董事们马上群情激昂的起身嚷嚷道:“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,我们要报复!”

“打得一拳开,免得百拳来!”就连王世懋这种书生士大夫,都振臂高呼着要报复了。

“好,那我提议,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!我们也让恒通记尝尝,被恶意挤兑的滋味!”江雪迎说着举起了手。

众位与会董事也齐刷刷举手,齐声道:“同意!挤兑死他们!”

~~

第二天一早,苏州恒通记还没下门板,就听到外头响起‘嘭嘭嘭’的砸门声。

“开门,快开门!”乱糟糟的吆喝声不绝于耳,让掌柜的一阵阵心神不宁。

“快去看看怎么回事儿。”掌柜的让大朝奉去门口瞧瞧。

不一会儿,大朝奉回来禀报道:“掌柜的,都嚷嚷着要提银子!”

“提银子?”掌柜的奇怪道:“开门都等不及了?干嘛这么急。”

“那谁知道呢?”大朝奉摇摇头道:“要不,我再从后门出去打听打听。”

“先把门开了吧。”掌柜的听着外头门板山响,虽然钱庄的门是砸不开的,可架不住丢人啊。

“唉,好嘞。”大朝奉也知道,他们开钱庄的,就是下刀子也不能耽误开门,不然信誉不保。

待伙计们把门板一卸,客户便潮水般冲了进来,直奔取款柜台。

“快快,我要把银子取出来!”

“取银子取银子!”储户们争先恐后的将手中汇票,递到高高的柜台上。

要不是柜上有铁栏杆,估计他们能直接爬进来。

柜台后的伙计都吓傻了,还是大朝奉过来,在柜台后朝众人团团作揖,赔笑道:“诸位放心,银子有的是。不过怎么也得讲个先来后到,还请排队吧。”

钱庄的护卫也过来维持秩序,储户们这才闹哄哄的排好队,一个接一个取钱。

“客官要取多少啊?”大朝奉接过第一个储户的会票和印章。

“全都取光。”那储户绷着个脸道。

“啊?全取光?”大朝奉吃了一惊,提醒道:“那您的户头可就要销户了,再开可是很麻烦的。”

“销户就销户,反正老子一个子儿都不会存你家了!”储户高声道。

“好,说得好!”排他身后的一众储户,也纷纷叫起好。“我们也取光,一个子儿不存了!”

“为什么呢?”大朝奉不由失声问道。

“还不是你们自己干的好事!”储户们便义愤填膺道:“江南银行都贴出告示来了,你们恒通记为了破坏我们江南海运,竟然在徐州挤兑他们!呸,这干的叫人事儿吗?我们江南人还把钱存你家,不是资敌吗?!”

“就是,江南银行还宣布,为了报复你们恒通记。但凡在五天之内把存在你们家的银子,转存到他们家的,统统给三倍利息!五天之后,就只给两倍了……”

这后一条,才是他们着急的真正原因吧?

ps.今天出了点小状况,就两更了哈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