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5章 上元节(求月票)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630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3 03:53:37

话分两头,却说赵守正打扮的齐齐整整,还特意佩了香囊、打了头油,十多年来就没这么认真捯饬过。

但效果也是杠杠的,当他赶到西便门,与长公主碰头时。

宁安直接看呆了,这、这,这不就是十六年前的赵郎吗?

看到他的变化,简直把长公主高兴坏了,暗喜万分道,赵郎果然明白我的意思,赵郎果然对我还有意思!

要不是好些人围在一旁,她非要嘤咛一声,扑到他怀里不可……

看长公主俏面发红的样子,柳尚宫赶忙咳嗽一声道:“请赵孝廉头前带路。”

“是。”赵守正赶忙应一声,骑着马头前带路。

长公主坐在凤轿中,将厚厚的轿帘掀开一道缝,看着赵郎手持玉鞭,跨下白马,轻驰在和煦的阳光下,多么神气啊!

~~

赵府。

弟子们赶紧给赵昊穿戴整齐,又将铺盖叠好卷到炕角,这才请李明月兄妹进来里间。

“来这么早?”赵昊笑着招呼二人上炕道:“吃了吗?”

“吃过了呢,大哥。”

“没呢,我是从被窝里被拖起来……”

兄妹俩同时说话,答案却截然相反。

李承恩说完自知失言,不待妹妹看过来,便低头补救道:“路上吃了点。”

“吃没吃,都吃点吧。”赵昊哈哈一笑,将赵士祯端来的元宵,给两人各一碗。

“谢谢大哥。”李明月便端着碗,舀一粒又白又圆的大汤圆,轻轻吹着热气。

看她吃相这么斯文,李承恩不禁打个寒噤,赶忙埋头对付自己碗里的。

赵昊一边吃,一边吩咐六徒弟道:“告诉你师兄们,今天过节放假,东院闭馆休息,都出去放松一下吧。”

“是,是师父。”张鉴赶忙出去传话。

不过自从赵昊下达冲刺令后,弟子们学习起来,已经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。

有时候赵昊半夜起来撒尿,还能看到大西屋里亮着灯……

距离春闱还有不到一个月,估计没人愿意浪费这一天时间了吧?

再想想整天吊儿郎当的赵二爷,赵昊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哎,老同志就是容易不思进取,中个举人就满足了。

不过比起举业来,还是跟娘约会更重要……

~~

等三人吃完饭,准备出门时,赵昊对高武笑道:“今天你也不用跟着了,给护卫们都放个假吧。”

小爵爷兄妹,可是有锦衣卫保护的,赵昊便趁机给全年无休的高大哥放个假。

高武摇摇头,然后沉默。

憋的小爵爷跟着一阵难受,恨不得把自己嗓子抠下来,给他换上。

“让他们轮班放假吧,咱跟着公子。”好半天,高武才憋出一句。

“那行吧。”赵昊和身边人从来不客套,想干嘛就直说,效率第一。

他便转头吩咐蔡明道:“给禧娃放一天假,不要让他轮班了。这孩子,再不出去玩玩,怕是要落下毛病了。”

“什么,今天能放假?!”蔡明还没应声,便听东厢房屋顶上,响起赵士禧激动到变了调的声音。

“我去,你怎么又上房了?”李承恩手搭凉棚,看着沐浴在上午阳光下的赵士禧。

“这是从过年起落下的毛病。”赵昊失笑道。

如今这厮没事儿就往房顶爬,似乎是在用这种方式宣示,向往自由的鸟儿是关不住的。

“你干脆搭个窝住上头得了,我再给你搞几个鸟蛋孵一孵。”李承恩便按惯例,取笑起老冤家来。

“哈哈,小爷今儿高兴,不跟你一般见识!”赵士禧却不理他,从怀里掏出那一新一旧两张会票。扭秧歌似的一手攥一张,在屋上激动的手舞足蹈道。

“花钱去喽……”

“你小心点!”赵昊看得都眼晕,这要是踩坏了瓦怎么办?

“叔你放心,我现在的身手,那叫一个……”

话没说完,赵士禧喀嚓踩碎了一片瓦片,身子失去平衡,便从屋顶上掉了下来。

“哎呦……”

他两腿着地,落在青砖地面上,又是咔嚓一声,然后便疼得哭爹喊娘起来。

赵昊一看问题大条了,赶紧让高大哥给他看看。

高武过去探查半晌,回头对赵昊叹气道:“折了……”

“哎,请大夫吧。”

赵昊无奈叹气。

~~

那厢间,赵守正带着长公主来到了粥场。

听说活菩萨长公主殿下来看他们了,正在吃粥的,还有等着吃粥的流民们,呼啦一下全跪下了,哭着感谢她的大恩大德。

他们可听说了,就连那卢沟桥煤场,都是长公主为了给他们提供营生,才让下面人搞出来的。

看到这一幕,长公主是挺感动的。但她要人心有何用?她只想要赵郎的心。

她便敷衍的在粥场走了走,就进去了白云观。

长公主先捐了一大笔香火钱,算是补偿白云观这几个月的损失,然后便去小蓬莱北园休息去了。

少顷,她便换下了凤冠霞帔,穿上平民女子的衣裙,然后罩上个连帽斗篷,一如当年那般,从北园的小门,偷偷出去小蓬莱。

北门外,也一如当年那般,有赵郎在等着她。

看着两人同上一车而去,柳尚宫和姬司正的眼泪都下来,也不知是为殿下高兴,还是吓得……

~~

好在隔壁就住了太医院的王太医,小爵爷亲自过去一趟,把他请过来给赵士禧看伤。

太医就是太医,三下五除二把赵士禧的脚腕子掰回去,然后上了夹板、敷上药、包扎好,也就用了盏茶的功夫。

“拆夹板前不准下地,三个月内不要出门,好好恢复什么事儿都没有。要是弄不好,你就成瘸子了。”

王太医嘱咐禧娃一句,然后朝小爵爷姐弟行礼告辞,人家还着急和妻妾去逛庙会呢。

看着左腿打着夹板,一脸生无可恋躺在床上的赵士禧。赵昊是又好气又好笑,瞪他一眼道:

“还敢不敢再上房了,要是成了瘸子,我怎么跟你爹交代?”

“没事儿,叔。这都是命啊,就算没这一遭,今儿出门也可能被车撞……”赵士禧却仰面望天、神情灰暗道:

“贼秃老天要玩我,就让他玩去吧……”

这娃实在太衰了,衰到小爵爷都不好意思取笑他了。

李承恩将那两张从地上捡起的会票,展平了搁在禧娃床头,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:

“别难过了,等你好利索了,伯伯带你好好玩两天。”

“算了吧,人不能跟命犟啊。”赵士禧却任命的摇摇头,喃喃道:

“我觉得,我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。不然我早晚会死在这上头的……”

见这孩子想法还挺正确,众人也就不担心他会想不开了。

~~

让赵士禧这一耽搁,三人到城隍庙时,已经晌午了。

可谓人算不如天算,长公主殿下机关算计,也没料到禧娃居然能从房上摔下来。

两路人居然同时到了闹市口……

ps.8300票加更,求月票!还有最后五天了,大家投月票支持啊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