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3章 哦豁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364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3 03:53:37

翌日一早,贾知县升堂问案,提审昨晚抓到的那帮人牙子。

徐璠和徐瑛也戴着镣铐,跟刘准等人一并被带上堂。

两人昨晚一宿没合眼。牢房里臭气熏天,到处都是臭虫跳蚤,晚上还有老鼠咬脚趾头。弟兄俩又多了一份新奇但不美好的体验。

既然睡不着,两人就小声合计了一晚上,最终决定还是不能透露身份,哪怕被判刑也不能透露。

因为他们听说,海瑞已经下了海捕文书,全国通缉他们俩。这要是暴露身份,不就等于自投罗网吗?

这年代路引制度早已废的不能再废,江南流民遍地,来历不明的人多了去了。反正他俩又不是人牙子,随便编个身份糊弄过去就是。

打定了主意,两人心下稍安,又把身份重新编排了一下。余西、余贝之类,哄哄不识字的人牙子没问题,到了公堂上就露馅。

~~

人牙子们上堂之后,很自觉的便跪下了。

只有徐璠徐瑛还毫无所觉的站在那里。

“跪下!”班头喝一声。

“我们,跪下?”两人跪天跪地跪父母,还没跪过当官的呢。“为什么?”

刘准偷偷竖起大拇指,没想到二弟三弟这么硬气。

“见了大老爷还不跪下!”班头怒喝一声,便有两个衙役操起水火棍,狠狠敲在两人的孤拐上。

登时就把他俩打跪在地上。

贾知县啪地一拍惊堂木,沉声问道:“堂下所跪何人?”

“我们……”徐璠刚要开口。

“掌嘴,让你们说话了?”贾知县一瞪眼,班头便戴上牛皮手套,狠狠抽了徐璠正反两嘴巴。

徐璠鼻血长流,委屈的看着贾知县,不是你问的吗?

谁知人家贾知县问的根本不是他。

只见昨晚逮捕他们的那个捕头,出班禀报道:“回大老爷,昨夜接到百姓举报,抓获一群穷凶极恶的人贩子!”

“哦?”贾知县沉声问道:“问过口供了?”

“回大老爷,初审过了。”县里的刑房司吏出班禀报道:“起先他们还想抵赖,给他们松了松骨就全都撂了。这帮家伙招认,他们去年开始干起了人贩子,已经作案三十起了。”

“卑职根据他们的口供,发现他们供述的案子,早就在南刑部挂了号。小的们又连夜出城,营救了被掳获的妇女两名。”

“这么说,人证物证俱全?”贾知县面沉似水的问道。

“人证物证俱全。”司吏答道。

“该如何量刑?”贾知县又问道。

“按律,略买人口皆杖一百,流三千。若略卖至三口以上者、用一百斤枷、枷号一个月、照前发遣。”司吏忙答道。

贾知县便啪地一拍惊堂木道:“就这么判,退堂!”

刘准等人心下庆幸,好歹他们当水匪杀人越货那茬没露馅,总能留下一条性命。

虽然杖一百也可能把人打死,但只要肯给钱,屁股都不会开花。

至于流放,根本不会去三千两那么远的。县里干嘛要把免费劳动力送人,还得贴一大笔差旅费啊?通常都是就近发往本县的盐场、官仓、驿站之类的地方干苦力。

找个机会逃跑就是了。

徐璠徐瑛却傻了眼,怎么连问都不问我们,就这么判了呀?这不符合流程啊。

“大人且慢,我俩不是人贩子啊!”两人也顾不上会被掌嘴了。赶紧大声道:“我们是被他们抓来的!”

“大老爷休听这两个歹人胡言,昨晚所有人都听到,他们互称大哥、二哥、三弟了。”捕头忙揭发道。

黄师爷点点头,表示自己也听到了。

“大胆奸徒,居然敢公然愚弄本官!”本来心情好好的贾知县,登时勃然大怒,从签筒中抽出一根火签,丢在地上道:“给我打!”

衙役马上用水火棍,按住徐璠兄弟俩,扒掉裤子,就朝他们雪白的四瓣打起板子!

“啊……”兄弟俩感觉屁股都要开花了,仍不死心的哭喊大叫道:“我们真的是良民啊!”

连他们的结义大哥,也忍不住替两人作证道:“他俩确实是被我们抓的,不是我们一伙的。”

“……”徐璠和徐瑛吃惊的看着那人牙头子,也不知他是入戏太深,还是脑子瓦特了。不过这会儿也顾不上那么多了,赶紧转头对堂上道:“大老爷现在信了吧?我们也是受害者。”

“是啊大老爷,我们故意哄他结拜,不过是怕他拿到钱杀了我们……”徐瑛画蛇添足的补充道:“不然谁会跟人牙子结拜?”

“原来你们,一直是这样想的?!”那刘准闻言如遭重击,面容扭曲的恨声道:“我们从此恩断义绝!”

说完,便扭过头去,哭得稀里哗啦。

徐璠徐瑛俩货却毫不在意,只盼能赶紧逃出生天。

“你们叫什么?哪里人士?最重要的是,你们有路引吗?”贾知县似笑非笑问他俩道:“先回答最后一个问题。”

“这……”两人登时傻眼,上哪找那玩意儿去?

“大老爷,现在谁出门还要那玩意儿……”徐璠已经明显感觉到不对劲了。因为他搞别人的时候,也是这样鸡蛋里挑骨头。

“混账!别的县我不管!长兴县里必须遵纪守法,没有路引就是犯罪!”贾知县重重一拍惊堂木。

“依律,依律……”

“依律当以私渡关津论!”刑房司吏忙高声补充道。

“对,私渡关津杖八十!”贾知县又丢出根火签。

徭役马上继续打板子,把两人打得皮开肉绽、死去活来……

好容易捱到八十下打完,便听贾知县拂袖道:“叉出去!”

徐璠和徐瑛心说可算结束了,一顿板子换取重获自由,也不算太亏。

“大老爷,我要揭发立功!”谁知下一个要打板子的刘准忽然高声道:“他们俩意图谋反!”

徐璠和徐瑛登时呆若木鸡。

“什么?!”贾知县马上叫住了衙役,然后对刘准道:“你快如实招来,可以免你顿板子!”

“是,大老爷!”感情受到严重伤害的刘大哥,要狠狠报复这两个凉薄之辈。

便将徐璠跟他说的那些,如今皇帝昏庸,民不聊生。天下将要大变,招兵买马、暗中训练,以待天时的话,统统讲了出来。

哦豁……

徐璠两眼一翻,晕了过去。

徐瑛一看,算逑,我也晕吧……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